第56章 大结局


歪歪小说网www.yyreader.com会员上传发布 不设防的交织最新章节,版权属于作者:紫蔚

本站无弹窗广告 ,域名:yyreader.com ,百度搜索:歪歪小说网 ,请多来歪歪看书,【Ctrl+D】 保存书签。


    八个月后,在美国旧金山的一家医院,柏堃小朋友从妈妈童璟的肚里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个头『挺』大,把他妈妈折磨的差点“死去活来”。

    那哇哇大哭声一响起来,守在产房外的爸爸柏洋,也跟着落下幸福的眼泪。

    这娃,绝对的俊小,眯着眼你都能看得出他一定是个帅哥胚,那些美国护士阿姨抱在手里,就很喜欢这个小小小帅哥,哼哼,以后的长大,又是祸害一枚。

    柏家上下是高兴的不得了,特别是柏妈妈,抱着自个儿的孙,舍不得撤手,而且这孙一看就长得讨喜,比柏洋小时候还要好看,心里别提有多美了。

    梅恩也专『门』跑去看自己的外甥,逗小家伙玩。

    所以,咱们的柏堃小朋友自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    不过,小家伙粘的还是自个的妈妈,晚上睡觉也一定要妈妈抱着睡,要是柏洋抱他睡,他就是不睡,除了不睡,他还要给你哭,用小脚一个劲地踢你,蹬你,那意思就好像在说,“我不要你抱,我要妈妈抱,你抱着我不舒服!”

    后,还是童璟边抱边哄着睡,这个时候,柏洋就会从后面抱着童璟,装作吃醋地说道:“老婆,你也抱抱我吧---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儿吃醋呀!”童璟侧过头好笑地看着柏洋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多久没有那个了,今天晚上——”

    柏洋话还没说完,柏堃小朋友像是跟柏洋唱反调似的,哭得异常大声,都把屋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童璟哪里还顾得上柏洋,一个劲的摇晃怀里的儿,慢慢地哄,“宝宝乖,不哭了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肚又饿了,又要喝『奶』了?”柏洋急着就要去找『奶』瓶。

    可『奶』瓶拿过来之后,小家伙“滴水(『奶』)不沾”,你往他嘴里塞『奶』嘴,他还给你吐掉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看看是不是小便了?”童璟双手抱着儿,让柏洋帮助检查。

    “没啊——”柏洋也奇怪的要死,“那就是生病了,哪里不舒服!”

    童璟『摸』了『摸』儿的额头,很正常啊,但柏洋这么一说,还是十分担心,“那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,检查下吧——”

    呵,真是怪了去了,小家伙自己止住哭声,眨巴眨巴他那双带泪的眼睛,瞅着童璟,然后咧开嘴笑了。

    这一惊一乍的,可把两个大人给折磨的半死,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,算把宝宝哄住,呼噜呼噜睡的可香了。

    柏洋趁着儿睡着,在被窝里又开始不老实起来,试探『性』地环住童璟的腰,把鼻嗅到她的耳朵后,暧昧地说道,“老婆,咱们来做点运动吧——”

    童璟因为照顾孩累坏了,处在半睡半醒之间,含糊不清地呢喃着,“别闹了,乖,早点睡觉——”

    可是,人家有那个***了,哪能听你一句“乖”,就“偃旗息鼓”了。人家继续,磨啊磨非把你也磨出『欲』火了,“***”一旦燃烧,那就是“狂风暴雨”啊,情到深处,自然就巧妙地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却,偏偏在这个时候,小家伙被吵醒了,醒来后就是哇哇的大哭。

    真是搞得柏洋上不上下不下的,这个时候***到达了巅峰,你要他现在停下来,就等于要他突然阳痿嘛,可是你不停下来吧,听儿这么哭,你还能做的下去?

    童璟也喘着娇气,但儿在哭,她还是以孩为重,使劲地拍了拍柏洋,“去看看,柏堃又在哭了!”

    柏洋郁闷地从童璟身里退了出来,“他再哭,再哭,我都要哭了——”

    柏堃这个小魔王,看,把他爸爸折磨的,从小就这么“坏”,以后就“坏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至少有了他之后,这个家庭变得完整,幸福而又美满,温馨而又和谐——

    —— 正文完——

    番外  共四篇

    番外一

    “变形金刚——”

    “擎天柱变-身——”

    当我们的柏堃小少爷做梦做到hppy的时候,自己马上就要变身为变形金刚了,却——小***被人“咚咚”拍了两下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地就被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好了,醒来后,那个气啊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!”他闭着眼睛生气地摆晃着身,故意鼓起嘴巴。

    “今天星期一,要上幼儿园,爸爸送你去幼儿园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幼儿园!”柏堃耍赖地用手使劲的拍打被。

    “柏洋直接把儿从『床』上捞了起来,“你还要不要变形金刚了,如果要就赶紧刷牙洗脸换衣服!”

    于是,柏堃乖乖地跟着自个的爸爸站在水池边,等爸爸给他挤好牙膏,一二一二地开始刷牙。

    “刷干净点!”柏洋一只手往下压了压3岁儿的脑袋。

    柏堃咬着牙刷,抬起头瞟了一眼爸爸,“狡猾”地就在想,看上去爸爸今天心情很不错,嗯,那我的擎天柱有希望了!

    刚打算出『门』,妈妈就在小家伙脸上啵了一口,“堃堃,跟妈妈说byby------”

    “byby——”柏堃很乖挥着小手,回啵了妈妈一下,然后被爸爸一把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儿哟——”柏洋抱着儿,却『吻』了童璟一下,然后带着儿出『门』。

    柏堃用小手扒着爸爸的领带,“爸爸,变形金刚——”

    “傍晚去接你的时候再带你去买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万岁,万岁,爸爸,你好了!”柏堃楼着爸爸的脖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一路上,柏洋边开车边哼着歌,柏堃坐在他的旁边,一边喝着牛『奶』一边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“儿,看见前面那个建筑了吗?”

    柏堃立马伸长脖,看来看去“哪个呀?”

    “前面形状很独特的那个,马上就要封顶,马上将会是北京的地标——”柏洋的脸上写满自豪。

    地标?什么是地标?小家伙哪里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爸爸,什么叫地标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地标就是,你只要看到这个建筑,就知道这个地区它就是老大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它就是老大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爸爸,自己设计,自己负责建造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爸爸你自己设计,自己负责就叫地标呢?”

    柏洋被问的已经不知道从哪里答起好,望着儿那天真的表情,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,后无奈地摇摇头,“柏堃,你小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可是到底为什么呀?”小家伙歪着头,眨着眼睛,那个样真的带点傻气,但又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告诉爸爸,前面那个建筑好不好看——”柏洋含笑着,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捏了捏他那圆鼓鼓的脸蛋。

    柏堃使劲地瞪大眼睛,用小手指着前面,“就那个吗?那个很帅哦,有像变形金刚——”说完,一下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变形金刚?柏洋扑哧笑出来,“你果然有想象力啊,再好好看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擎天柱变身后的变形金刚——”柏堃还是一口咬定就是他爱爱的变形金刚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两座双楼很像两个人吗?中间的连接体,是不是很像爱心?”

    “那个不是擎天柱的两条『腿』吗?”小家伙还用手比划了下『腿』的形状。

    柏洋哭笑不得,算是服了自己的儿,叹了口气,继续解释道,“其实双楼代表着爸爸妈妈,那中间的爱心,是爸爸对妈***爱,当然爸爸妈妈也都很爱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小家伙做恍然大悟状,然后开始贼笑,“爸爸,你真的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厉害什么?”柏洋反间儿。

    “你能设计出那个房,还不厉害吗?妈妈,看了,会很开心的!”

    柏洋会心地笑了,得到儿的认可,是身为爸爸的骄傲。

    将车停好在幼儿园『门』口,柏堃自觉地背好书包,然后自己打开车『门』,向爸爸摆摆手,发出稚嫩的声音,“爸爸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宝贝儿,再见,放学后,爸爸再来接你去买变形金刚!”

    小家伙在原地一蹦三尺高,“我要买大的那个,大的那个!”

    呵呵,何止大的那个啊,柏洋后来带着儿去了购物中心,一系列的都买了,还另外给儿买了一辆玩具小汽车,满载而归的回家。

    番外二

    今天是柏堃小朋友三周岁的生日,妈妈特意带着他去光天地买礼物,小家伙还真不客气,几乎看中一样就要买一样,童璟就不断地掏钱付款。

    就在妈妈付钱的时候,小家伙眼睛一亮,看到对面一架小巧自行车,一溜烟地就跑去骑了。

    等童璟刷完卡,一转身,就发现柏堃不见了,焦急地看了看四周,根本不见儿的身影,惊得心脏都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柏堃——堃堃——”童璟边找边喊,脸『色』惨白。

    很有工作人员上前帮助,“请问太太,是不是您的孩丢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儿,他只有三岁,他刚刚还在我身边——”

    “太太,您先别急,我带您去总台,把您孩的资料告诉我们,我们会在商场里进行广播,他听到后,应该会来找你——”工作人员十分有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柏堃,这个皮鬼到底上哪去了?

    原来,他被他真正的外貌带去吃红豆沙冰了。

    温如颖,当然知道这个是他的外甥,她在美国休养了整整三年了,提供骨髓的是当地一个华人,也是梅恩找到的。

    梅恩向她请罪,说当年对不起她,其实很多事情,注定了无解,事实是事实,谁也无法磨灭过去,温如颖背过身留下眼泪,她也悔,对自己的亲生『女』儿童璟有愧,她不愿意任何人来原谅她,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值得被原谅。

    也是在梅恩那里,她看到了自己孙的照片,从没想过有一日能够见到孙,她深知自己没有资格去见。

    而如今,她在光天地看见自己的孙,心里隐隐地在颤抖,她控制不住地想去抱抱他,跟他单独处一会儿,足以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你叫柏堃是吧——”温如颖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柏堃嘴里咬着冰,点点头,好不容易将冰吞下去,好奇地张嘴问道,“你为什么要送我自行车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今天你生日啊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——”

    柏堃这个鬼『精』灵,拿到礼物了,问那么多为什么,如果真是好奇,前面人家要买礼物给他的时候,干嘛不问!

    温如颖笑而不答,只是轻声地催促道:“点吃,等会儿融化了就不好吃了,妈妈等急了也不好,对吧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广播里就转来,“柏堃小朋友,你的妈妈在找你,请你赶紧到一楼大『门』处,你妈妈滩这里等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呀!”柏堃从凳跳了下来,贬着眼晴,那表情特古怪,“这不就是我吗?”

    温如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起来,她起身,将包装好的自行车拾拎了起来,“试试,拿得动吗?”

    柏堃熊抱一般地抱住自行车,小脑装点了点,“抱得动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抱着自行车下去,你妈妈在一楼的大『门』口等你,知道在哪吗?

    “知道!”小家伙炯炯有神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,去吧一一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一一”柏堃扔下一句感谢,抱着自行车转身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温如颖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,怕他出什么意外,直到到一楼的时候,她停住脚步,远远地注视视他和童璟。

    “妈妈一一”柏堃叫得真欢,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。

    童璟猛然转身,,心里走又气又有那种失而复得的『激』动情绪,“谁让你『乱』跑的一一”边骂边朝儿跑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看,我的自行车― ”他还有胆邀功。

    “什么自行车,为了自行车,你就『乱』跑,如果再也找不到妈妈了,你怎么办,你说你怎么办!”童璟用力她拍打儿的***,那颗心终于缓缓地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柏洋就急匆匆地赶到,见童璟跟儿坐在休息区,童璟嘴里一直念念有词,小家伙一直低着头,那样真是“可怜”。

    刚刚按到童璟的电话,说儿不见了,差点把他吓坏,连手上的工作都顾不得,开着车就赶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他用手臂嘴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这些汗都是被吓出来的,步地朝儿那走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见爸爸来了,就知道救星来了,不等自己妈妈把话说完,就朝着爸爸跑去,“爸爸,爸爸一一”

    柏杨一把抱起儿,『摸』着他脑袋,不过语气还是装的凶巴巴的,“柏堃,你现在胆是越来越大了,不是跟你说过,不要『乱』跑,不要『乱』跑,你还敢『乱』跑!"

    说完后,故意瞟了瞟童璟的反应,见童璟面无表情,抱着儿就坐到她身边" 儿都找到了,你怎么还板着脸呢一一”

    “他啊——”童璟现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柏堃就说道,“陌生人给他买东西,他就跟着陌生人走了,你说,这儿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,迟早被人卖了!”

    柏洋扭头看了看儿,询问道,很是不敢相信,“不认识的人,你就跟着他走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『奶』『奶』,她不是坏人,她都给我买自行车!”柏堃摇着小手,一直否定。

    “哪个『奶』『奶』?”柏洋疑『惑』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,但是那个『奶』『奶』很喜欢我,还请我吃红豆冰——”

    柏洋抬起头加疑『惑』,却在不经意间看到温如颖瞬间躲避的身影,他怔了怔,很明白过来。却没有把这一切告诉童璟,只是又教育起儿,“柏堃,下次记住了,只要是不认识的人,不管他给你买什么,请你吃什么,绝对不要跟着别人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家伙点点头,因为这番话,他妈妈已经跟他说过一遍,他虽然不是很明白,但是爸爸妈妈都跟他说,他就会照做。

    柏洋见儿开窍了,且认错态度不错,就碰了碰童璟,“我看儿他知道错了,我们要不要去吃点东西,到晚饭时间了——”

    童璟低头看一下表,是五点了,又看着自己儿那楚楚可怜的认错样,一时心软了“还说我惯他,都是你啦,每次还不是你护着他,反正儿所有的缺点都像你,算了,去吃饭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柏洋哭笑不得,抱起儿,又牵起老婆的手,“走,我们先去楼上解决肚的问题,然后我陪着你们慢慢逛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家啊,这两面真的特别温馨,特别是那个小的,那机灵可爱的样,让不少『女』生,大妈直呼好可爱,然后再看孩的父母,完全了然,父母基因好,这小孩可爱成这样,理所当然咯。

    就连躲在一旁的温如颖也『露』出了笑容,是由衷的祝福和欣慰。

    番外三

    十一假期的时候,童璟特意带着柏堃回了一趟杭州,也不是一次回杭州了,小拍?还是雀跃的要死,有的玩他还不玩。

    平时要上幼儿园,周末还要被妈妈领着去学钢琴,学画画,闷都要闷死。这次可以去外婆家玩,而且外婆疼他了,小家伙一路上都跟打了『鸡』血一样兴奋。

    到了杭州机场,舅舅童耀就已经开着车到『门』口等候了。

    柏堃小朋友一上车就给了童耀大大一个『吻』,“舅舅,我好想你啊一一”

    童耀捏了捏柏堃『肉』『肉』的小脸蛋, ""看你妈给你养的,吃的太好了吧,半年不见,真走胖了不少哩一一

    "是我长高了好不好一一"

    "长高了?长高了人不是会显瘦吗,你怎么反而胖了一一"童耀很有兴趣逗着小家伙。

    柏堃叹了一口气,做出无语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幅表情逗着童耀哈给大笑,"胖就胖呗,男孩胖一点又没什么关系,好了好了,不逗你,舅舅这次专『门』从日本拾你带了礼物,去外婆家看看一一"

    "哇,舅舅万岁一一"小家伙马上化郁闷为喜,"不过,是什么礼物啊?

    “去了,你不就知道了!”童耀卖了个关,一路将车开回家。

    童妈妈,童爸爸一早就在家守着,就盼着自已的小外甥,当『门』铃响起来的时候,两老抢着就去开『门』。

    “堃堃,想死外婆我了!”童妈妈袍着外甥又『吻』又亲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也够夸张的一一”童璟轻笑着摇头,对两老这返还童的反应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放眼望过去,满桌的好菜啊,全是柏堃爱吃的,于是,柏堃小朋友食『欲』大涨,犹如恶狼吞食,吃饱了,就跟小冬瓜似的滚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童璟横了他一眼,“瞧你这幅好吃懒做的样,起来,妈妈教你怎么洗碗― 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一一”小家伙开始撒娇,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撒娇,外婆就一定舍不得让他去干话。

    果不见其然,就见童妈妈开始“数落”童璟,“童璟,你干什么呀,孩那么小,就让他洗碗,万一碗打破了,割到手指怎么办,再说,家里不是有阿姨做家务的,让阿姨去做就行——

    “妈,我有分寸,你看看现在柏堃这样,再宠下去,长大还得了——”童璟说着就用眼神示意柏堃赶紧自己过来,一切自觉点。

    可你瞧瞧,柏堃依旧雷打不动地躺在沙发上,手里玩着小汽车,全然不顾他妈妈在呼唤上。

    童耀故意在这个时候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手背在后面,像是藏在什么东西一样的走下来,挑着眉对柏堃说道,“柏堃啊, 刚刚舅舅不是说从日本给你带回了礼物吗,这礼物啊一一”

    不等自己舅舅的话说完,柏堃小朋友就已经“腾”地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,仿佛***上装了个火箭似的,三两下的就站在童耀的面前,“舅舅,给我看看是什么!"

    童耀就是不让小家伙看到礼物是什么,兜着圈的说,“你想看礼物是不是,可是要答应舅舅一个条件一一”

    “啊,还有条件啊一一”小家伙现在是又急着想看礼物是什么,又一副不耐烦的态度。

    童妈妈就见不得自己外甥这幅想要礼物又得不到的样,连忙命令童耀,“既然是送他的礼物,就赶紧把礼物拾他吧一一”

    童耀当听不见,继续吊着柏堃的好奇心,『弄』得柏堃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什么条件啊?”小家伙还走抵挡不住***,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跟着你妈妈去把这些碗洗掉一一”

    小家伙翻了个白眼,做了一个像是要昏厥的表情,“好吧一一”那声音真是相当勉强啊。

    童璟忍不住笑了起来,想想还是自己的弟弟办法,能制得住这个皮死的小鬼。

    小家伙跟在妈妈身后去了厨房,眼里还已望着舅舅手里神秘的礼物,于是只得乖乖地按照妈妈所教的步骤,洗着碗,还好,虽然洗的不尽如意,但过得去,打个五十分还是够的。

    童妈妈可心疼死柏堃的小手,赶紧命令阿姨取来干抹布,轻轻的将他的手擦干净,嘴里还不断地问道,“累不累啊?”

    童耀坐在沙发上,朝小家伙勾勾手。

    小家伙立马明白什么意思,立马站到舅舅身边去,。嘴里嚷着,“哦,可以看礼物了,可以看礼物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拿稳了,可别样摔地上―—— ”童耀将自己身后的一个白『色』盒摆到小家伙怀里。

    "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pd一一”

    呵,pd首发,不管是一批国家还是二批国家都暂时没中国的份儿童耀恰好在日本(日本是首发城市),排了老长的队,买到的pd,

    也是专『门』打算送拾柏堃的,想让他利用pd多学习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但走小家伙,还是处于『迷』茫中,“pd 是什么?"

    童耀也懒得多解释,解释多了,他也未必听的懂,只好说道,“就是电脑——”

    “电脑?”小家伙惊讶了,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电脑不应该长这样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——”童耀提醒道。

    小家伙将盒放在茶几上,打开盒,把苹果pd取出来, “哇,l”

    “至于怎么用,等回北京再去请教你爸爸妈妈,好了,自个去玩吧——”童耀『揉』了『揉』柏堃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晤!”柏堃现在来了大兴趣,一个人全神贯注地开始捣腾起来。

    童璟看着柏璟这破坏王的架势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柏堃,你轻点,好东西到你手上都坏掉,就没一个长久的——”

    他现在哪还有心思应你,在屏幕上触『摸』来触『摸』去,一个人咯咯地在那里傻笑,看来这“玩具”比变形金刚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番外四

    又是五年一次人大会议,柏华昀作为副总理,连任两届,不退也得退了,现在的柏华昀对官位早已看淡,如今有了小孙,也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时不时地会带着孙去会老友,大家都是退休的干部,平时喝喝茶,聊点自己孙孙『女』的趣事,柏堃因此也结识了很多朋友,而且他真的是十分受小『女』孩的欢迎。

    一些老干部就会跟柏华昀开玩笑,说,“老柏,趁着机会赶紧给你家柏堃物『色』未来的孙媳『妇』吧,看看谁家的孙『女』有那福气——”

    柏华昀听了哈哈大笑,伸手把柏堃招过来,“柏堃,你过来,爷爷问你个事儿?"

    小柏堃将手里的玩具往身边一个『女』孩手里一塞,“你给我拿着,『弄』丢了,我找你算帐!”甩下命令后,直奔他爷爷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干吗呀!”小家伙人是过来了,但口气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刚刚你把玩具塞谁手里了?”柏华昀逗着自个儿孙,小家伙要是真喜欢那闺『女』,定个娃娃亲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柏堃根本都没管那个『女』孩是谁,反正谁离他近他就把玩具暂时放在她手里,再说,那么多『女』孩他哪里分得清谁是谁。“啊?我也不知道她叫谁,她离我近我就把玩具给她了!

    看着柏堃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,众多爷爷都忍俊不禁,有些爷爷甚至伸手捏了家伙那『肉』『肉』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老柏,真是羡慕我啊,你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孙——”说这话的人,就是杨浦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杨浦还 西兰呆着,不打算回国了?”柏华的边说,边拍了拍小家伙的***,让他自个儿去玩去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那一一”杨爸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现在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越是条件好的,眼光越是高,你们杨浦就是太优秀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柏洋哪里比我们家杨浦差了,不也早早结婚,还给你添个大胖孙,哎哟,这些我羡慕都羡慕不来——”杨爸爸确实眼红,看着别人都是孙孙『女』的,真怕自己到死那天都抱不到自个孙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说老杨,就怕你到时候,抱孙抱到手软,你们家杨浦是个孝顺的孩,他说不定在西兰已经有结婚的对象了,因为工作太忙,暂时搁着,没准回国就要举办婚礼了!"

    杨爸笑着摇头,希望是希望如此,可是他也知道,这一切都是不现实的,他儿每次打电话回家,都是问候两老的身体,很少提自己的事,有的时候,他妈妈会旁敲地问几句,有没有『女』朋友之类的问题,杨浦总是敷衍地回答,‘妈,您觉得您儿会缺『女』人吗’从来也不给个正面答案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太想儿了,杨妈妈就会在电话里哭着让杨浦回来,而杨浦每次都说忙完手上的事情,就会回国来看看他们,可是,没有一次是履行诺言的。

    “哪天,我让柏洋去西兰打探打探,就怕一打探回来,您是孙满堂啊一一”柏华昀这么说,也走希望自己的老友把心放宽点,把气氛调节的轻松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的闲散时光,不知不觉就过了,爷爷们分别领着自家的孙或者外甥孙『女』或外甥『女』回家吃饮去了。

    柏堃牵着爷爷的手,一蹦一跳地往大『门』处走去,嘴里还唱着某个动画片的主题曲。

    “谁都你唱的?”柏华昀低头微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柏堃收完尾音,特别骄傲地回答道,“是我自己跟着动画片学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们?还真是聪明啊——”

    就当柏堃听了赞扬想要翘尾巴的时候,旁边个稚嫩的童声特不屑的说道,“聪明什么呀,一听就会的歌,哪个人不会自己学会的——”

    柏堃心里不爽极了,非要看清楚哪个不识好歹的人在废话。

    扭过头,就看见一个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的小『女』孩(柏堃也只会用这么俗的形容词),看见是美『女』的那一瞬间,小柏堃想回击的话愣是被吞回肚里。

    站在小『女』孩身边的大人一袭笔『挺』得军装,却也不慌,只是抱歉地笑笑,说些客套话,“柏老,我『女』儿太不懂事了,她这孩从小就人小鬼大—— "

    此人的话还没说完,柏华昀就已经在摆手,“童言无忌嘛,再说她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——”还笑着转身,特亲切地问道,“对了,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啊—— "

    “我叫穆澄菲,今年四岁——”小『女』孩回答得很自然,确实是个可人的孩。能不可人吗,这孩就是穆晓光和郑姚的孩,再加上有个定灵这样的干妈,真走不想“变坏”都难。

    柏堃这傻小,很就在美『色』中恍过神,男孩那不服气的个『性』就上来了,“我聪明不聪明关你什么多,多管闲事多吃屁!"

    “我干妈说了,会跟『女』人还嘴,斤斤计较的男人就是笨蛋!"

    柏堃气得牙齿都在打架了,“你干妈是笨蛋,笨录笨的笨蛋,天下一大笨蛋!"

    定灵突然间就打了喷嚏,她哪里知道,是个三岁的『毛』孩在骂她呢!小『女』孩却一点也不怒,拉着大人的手就要走了,越是轻视对手越是给对手致命的一击,懒懒地开口,“爸爸,我饿了,我们赶紧走吧,这位爷爷,再见哦!" 看都不去看柏堃一眼,像个小『女』王高傲的走了。

    把我们的柏小少爷拾气的呀,回家在他爸爸面前,把这『女』孩的“罪行”说了一遍又一遍,恨不得在她脸上写下,你是宇宙无敌大笨蛋。

    柏洋后听的都受不了,哈欠连连,于是,『摸』了『摸』儿的头,“乖啦,很晚了,赶紧睡吧——”

    小家伙很受伤的站在那里,爸爸的这句话无疑比那个该死的『女』孩的话还要让自已“绝望”!只是啊,只是啊,柏堃自己都想不到,自己以后会在跟这个『女』孩有那么多『交』集,当然这都走后话了。

    作者后话:

    1、詹蕾手里的录像带,始终没有公开,再说,她也不敢公开。

    2 、童璟的亲妈到后都没有跟她相认,因为她觉得她不配,她是有愧疚的。

    3、柏洋自己设计的地标,也是送拾自己老婆的礼物,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,他的房地产公司一举成名。

    4 、龚晟凯跟柏洋在生意上免不了是对手,他们的战争其实不会结束啦!

    5 、童耀一直在日本当律师,是中国人为数不多在日本法律界有地位的人,当然很多日本 追我们的童少爷的啦,他动不动心,那就要问问他本人咯~

    6、我们的完美男配杨浦同学在一年后,回国探望了自己的父母,后又回到西兰那里定居,他很满意他现在的生活,也不想改变什么,不管怎么样,我都祝福他。

    7 、有机会,很想写柏堃小朋友长大的爱情故事,我对这个小朋友其实很有爱。

    8 、后,想说声谢谢,谢谢支持到后的所有读者们,这篇文确实虐,我果然不擅长写虐文,好了,我要回归我的温馨文了,大家 空就多多捧场我的炸《 爱情归零》。

    —— 正文 番外全完结——

歪歪小说网文字首发,本站域名www.yyReader.com,注册会员免费下载TXT文字小说
(快捷键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