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生问道 正文 第1098章 轮回(大结局)


歪歪小说网www.yyreader.com会员上传发布 长生问道最新章节,版权属于作者:睡成神仙

本站无弹窗广告 ,域名:yyreader.com ,百度搜索:歪歪小说网 ,请多来歪歪看书,【Ctrl+D】 保存书签。


    神树悬空,吸收了木元君夜跟太上的修为,越发神光璀璨,对准风暴眼的中心,狠狠的压落下去。

    似是感知到了冥空的气息,生命古树根须缠绕,猛然兜张开,如一张大网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冥空身处爆炸的中心,一波一波的毁灭性力量就像冲击礁石的巨浪,永无止歇,让他也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“这群疯!”

    冥空运神通坚守,就算是他也不敢大意应对,空间石化,大墓浮现,却仍旧被轰炸的支离破碎,漫天石粉如劫灰。

    正当他默默隐忍,忍受着体内一股股的伤害力量,只待缓过一口气来就立即恢复,顺便还能把这股股力量吸收储存,一股危机感陡然从心头发出。

    他骇然抬头,就看见如巨网缭绕覆盖而下的铁干囚笼!

    虬枝化牢笼。

    生机浓郁纯沛,绵绵不绝,浩然不灭。

    生命古树已然足够神奇,镇压了他的族人数万年,而今配合不死神树,生机加煊赫。生命已然不息,且能够承受的住任何伤害而不惧怕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冥空发出一声惊天怒吼,无尽黑烟从头顶汩汩窜起,凝聚荒神、魔棺、大墓、玄碑!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一条虬须如铁链,洞穿了玄碑,横挑而飞。

    荒神怒吼,发出荒神锁链,缠绕向压落下的树须和虬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浓郁精纯的生机如银河轰泄,生死本就相克,怒卷之下,荒神发出怒吼,漆黑的锁链被生气一冲竟如被滚水泼过的积雪,迅速消融。

    对旁人来说大补的生机。对黑袍一族来说竟是绝杀的毒药!

    狂沛的生机如海,如瀑,不停冲刷,从天降落,像是永无尽头。

    荒神锁链不断消失,黑烟也在炽烈的代表着生机的炽白下变得稀薄黯淡。

    冥空本就被一连串的自爆轰炸的气息衰弱。抵挡了片刻竟是有些后力不继,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圈套!”

    情急势危,冥空心头却灵光一闪,忽然浮现出一个惊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吸气,四面八方狂暴的力量登时汹涌汇集而来,而恰恰是属于孔宣诸人强横狂暴的毁灭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顾不得这些力量在体内所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,冥空双手举起,整个身体就像一个中间转换的装置,吸纳未平。又浩浩荡荡的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生命古树和不死神树被这般狂躁的力量一冲,微微抬起,冥空顿觉压力一轻。

    “释放我族出世,原来只是为了让我们同赴域外,作为一把利器来横扫诸世界的修行者,后再把我们镇压么?狡兔死,走狗烹,飞鸟尽。良弓藏,打的好如意算盘!”

    对着头顶上的神树。冥空嘶声喊道。

    木元整个人都汇聚于树的力量中,听到冥空的声音,心中也是一动。

    “莫非真是他一手谋划操纵的不成?”

    冥空修为已然绝巅,凌驾众生之上,非只黑袍之力,亦有通明道行。这一刻心思急转,竟是前所未有的明晰,似是看破了木元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你既有如此力量,你我何不共享这世界。否则鱼死网破,正趁了那人的心意!他既创造了你来灭除这世外诸强。又暗伏我族,后正是要你我同归,天下无忧,世外枯竭,便再无任何力量能够影响到他的世界的运转,何必如他所愿!”

    冥空一边竭力吞吐,一边暗诱木元。

    “镇压你是我的本意,跟他无关。这么多的强者被你逼迫至此,若还让你逃出,我心不安!”

    冥空哈哈大笑起来,“既想镇压我,那就拿出些真本事来。生命古树是我族克星,但也要看你有没有足够的能耐!你趁机出手,固然是挑准了我虚弱之时,可惜你跟这树未能融通如一,仍有破绽!再说就算你真的镇压我,也要与我一般,永生永世被困古树之内,形如被镇压的我一般,何苦来哉!”

    引诱不成,便现威逼,冥空展现着自身的强势,剖析着木元的悲惨下场,仍不放弃种种手段。

    木元叹了口气,“或许他的本意真的是准备了你我两种手段,无论后谁能剿灭所有修行者,难逃你我一战,双双被困于古树下,永生永世。不过即便明白这个道理,就算明知或许都是他想看到的局面,但既然镇压你是出自我的本意,就算顺了他的意思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什么话好说了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流窜蔓延到世界绝大疆域的黑暗陡然开始收缩,飘荡的死气开始凝聚,从气体化作液体,又从液体凝聚出固体,一如当初的死亡绝域,有死亡之气浓缩成的陨石漂浮。

    这偌大的世界,被黑暗笼罩,便是的死亡绝域。只是不知,木元能否以生命古树再镇黑袍!

    黑暗浓缩,冥空一声大吼,疯狂席卷力量,顾不得体内被饱涨的力量造成的破坏,轰隆隆排斥着自古树内垂落的生命之息!

    荒神,魔棺,玄碑,大墓,又一次浮现!

    四种神通流转,倏然归一,化作一道暗红的流火,如针如刺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生命之息淹没,却不能专凝,巨石破水,木元全身一震,神魂震荡,险些被这力量震出古树。

    冥空哈哈大笑,口鼻间溢出血水,显然这手段对他来说并非全无负担,却又不管不顾,又一次凝聚出暗火,冲天震荡。

    如是者几次,冥空挥霍本源,在跟生机的对撞中不断消耗,木元却也被震得渐渐从古树中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又一次震荡,木元终于被轰出了生命古树。而冥空亦特别凄惨,七窍流血,四肢变形,前胸后背都是细碎的贯穿伤,这是被炽烈的生机所侵蚀穿透。

    “如何。不听我的建议,就送你去见那群疯!”

    木元被震离古树,两大神树悬空,虽然对冥空也有影响,却不再专门针对他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冥空尽管看上去凄惨悲催,动作依然很。出手狠辣,双掌泛着石质的光华,轰然怒撞。

    木元体内咚咚巨响,混沌钟、玲珑塔、太极图三大神器浮现,挡住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力量狂暴,虽然挡住石化,震荡却穿透进来,木元整个人高高抛起,跌落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大声的咳出几口鲜血。木元全身虚弱,一身真力都融入生命古树和不死神树与之沟通,三**宝亦是如此,否则哪里会被同样虚弱的冥空如此轻易击飞!

    “一切都结束了!”

    黑暗之力涌入,冥空的身躯在渐渐修复。跌落到谷底的气息也在恢复中,指掌间的石质光芒重变得凝炼。

    木元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意识有些模糊,视觉也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不待完全恢复。只是稍稍凝聚了元气,冥空一划手。神通崩现,交织成笔直的石枪!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不敢给木元太多的时间来恢复,冥空很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黑暗如温泉,纷纷没入他的身躯,侵蚀世界生机带来的精纯死气对他来说是好的养料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枪尖没入胸膛,尖锐的疼痛让木元jīnshén微微清醒。

    “终究是没能成功么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过往从脑海掠过。眼前却有一抹大红飞闪。

    本已绝望的目光陡然一凝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生命古树根须疾如闪电,如一条光链,横扫而过,石枪锵然而碎。

    无数根须虬枝如重复活的蛟龙,噼啪乱闪。在冥空来不及反应之际就轰然洞穿了他的身躯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冥空发出饱含痛楚的怒吼,死气越发咆哮滚荡,疯狂的朝着他的身躯汇聚。

    生死抵抗!

    玲珑塔、太极图和混沌钟都没入体内,魔神真气吞噬天地,稍稍恢复了行动能力,看着越发夭矫,与天地同震的两株神树,木元的眼睛里泛动水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数炽烈的白光以两树为中心,犹若地底的灵脉神龙,疯狂的在黑暗中朝四面八方席卷。

    黑暗不消,白光亦存。

    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木元轻轻的推送出去,远离了这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死亡绝域,生命古树,一切又回到了曾经。

    原来,都是轮回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场波及整个世界的浩劫总算过去了,世间修士死了个七七八八,很多年之后,幸存于那场劫难并知道真相的刻骨铭心,永远也忘不了。然而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,就像源宇宙的那场上古大战,经历了岁月的沉淀,都会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崛起的修士并不崇古,也无法想象曾经的惨烈,同样不知道有多少站在巅峰的修士为了维护这个世界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无数年轻强者如雨后春笋,还有诸如什么天榜地榜,十大俊彦,同级无敌,未曾一败,转战百万里等等之类的响亮名号,在绝大多数的修行者心目中,这群人就是修行界里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

    然而世界中的修行却并没有因为这一场大战而衰弱,反而越发欣欣向荣。道魔同昌,万族并立。

    在崛起的无数修行之中,始终有一个门派地位超然,就像穿行于九天外的神龙,就算是一直在世界里名声如沸的玄黄和白莲两大教派,在经历了初始的几次挑衅都被无情的打压之后,再也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混元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到他还活着,而且变得越来越强大了!”

    李淳风跟金蝉隐隐有联合之势,希图抗衡混元派,但就是在惊世大战结束后不久,被木元和两大化身所败,凄恻悲催,让两人只能感慨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世界的天道壮大,给了修行者广阔的空间和强大的能力承载,两人虽败,却一直在竭力进步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压过木元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两个身怀佛门大神通的小怎样了,佛法式微,这样的人已经算是瑰宝了!”

    李淳风问起,金蝉面色有些不愉。

    “混元派的曾显去助他们重振佛教了,现在的我可不能轻易动手!”

    想起曾经被自己追得狼狈不堪投靠琉璃净土的青原衣和明瑜,金蝉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拥有菩提金身、七宝妙树和接引神通,这一直是金蝉的觊觎之物。如若能收为己用,自己修为便能进一步,白莲教也能强大。

    “活着就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淳风望着天上的云卷云舒,忽然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想起那场大战后的场面,无数修士以生命为代价而团团升腾的蘑菇云,狂暴的力量,毁灭性的光束扫射,金蝉也微微默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世界里,有一片连强大的修士都不敢涉足的禁地,那便是死亡绝域。

    死亡绝域黑暗笼罩,天光难近,没有一丁点的光明,纯粹的漆黑。

    甚而,但凡靠近万里之内,全身精气都会流逝,生命气息变得衰弱,在经历了无数的惨痛教训之后,终于再没有生灵敢靠近这里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却有两个人影立足黑暗之上。

    脚踏黑暗,头顶天光。

    木元和太上!

    “那两人这般挑衅,怎的就不出手灭杀掉,也算是完成了后的一步。知晓源宇宙的人不再,便彻底绝了反攻之事,也算圆满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太上如此问,木元却笑着道,“如果这个世界只有我们岂不是太无聊了,留着他们两个,对旁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勉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定海术怎样了?”

    药师如来陨灭,事后到底是被太上寻到了散落在世界各处的那十二颗定海珠。定海珠数聚三十,已经是圆满。

    “既能开辟世界,自能玩转诸天!”

    木元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到底需要多久呢?”

    穿破重重迷雾,君夜正盘踞在生命古树和不死神树之上,一点一点的吸收着四面八方的黑暗之力,死亡之气。

    “也许万万年,也许亿万年,这黑暗之力总有尽时。冥空能到达的地步,我们自然也能到。黑暗和死亡再无尽无涯也不过是他一身所化,我相信有一天这片死亡绝域一定会消失,而我,也一定能再见到她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希望,就值得我去等待,不是么?”

    目光所及,黑暗似乎都消失不见,出现在眼中的,只有那一袭红衣。

    “回,不然待会儿君夜出来见我们这么悠闲又该抱怨了!”

    太上一笑,两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行至万寿山,看到在山巅迎风而立等待自己的寂心,木元心中一暖,脚下加速,飘然落下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死亡绝域上一道人影冲起,君夜脸色煞白,浑身却缭绕着翻涌不息的黑气,一叠声的怪叫着朝远处飞奔。

    “去寻我的罗刹和绛珠儿,今天已经到极限了,明天再来!”

    笑渐不闻声渐悄。

    人去影空。

    微风吹入黑暗,两株神树风移影动,枝条绿叶哗啦啦响起,像令人愉悦的笑声荡漾在生机灭绝的绝域之内!

歪歪小说网文字首发,本站域名www.yyReader.com,注册会员免费下载TXT文字小说
(快捷键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