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节 银刀少女


歪歪小说网www.yyreader.com会员上传发布 暴雨连珠最新章节,版权属于作者:一剑落英

本站无弹窗广告 ,域名:yyreader.com ,百度搜索:歪歪小说网 ,请多来歪歪看书,【Ctrl+D】 保存书签。


    长青道长刚要答话,站在他身后的陆云长笑道:“我来受死了。。。。”双掌一错,手中就多了一杆四尺长、两端都有枪尖的花枪,他这花枪枪身是白腊杆所制,柔软之极。陆云自到六贯帮,从未使过兵器,他素不合群,众人也不知他的来历。陆云扬枪直刺那契丹人面门,似乎全无章法招数,契丹人挥刀横削,陆云忽地身形一转,躲开数丈,契丹人刚要追他,铁伞郭浩迎了上来,胡保泰也斜里提了单刀攻他右翼,彭七长青道长及六贯帮的李霸三人合战使飞刀的那灰衣人,李九孙接了郑轮,和马兴合力双战一个灰衣人。

    施天行本要去战吴山勇,可是给那契丹人隔了位置,他又不愿意太过于降低身份和别人合围一人,只好远远的提了长剑观阵。双方一时战作一团,赵连玉神色凝重,静静的看着场上的局势,吴山勇也是波澜不惊,仿佛场上一切和他无关一样,场上虽然都是性命相博,可是两个主角却稳若泰山,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双方相持了半盏茶的功夫,最为叫苦的是和张横陈宝义两人相持的汉子,张陈二人的剑法极为平稳,从不贪功冒进,更让他无奈的是,陆云的身形总是时来给他一枪,陆云的枪并不快,可是总是向面门刺来,他越战越惊,陆云忽然身子一转,枪头直刺那人小腹,这灰衣汉子要顾及张陈二人的长剑,只能后退一步,陆云跟着踏前一步,右手一抖,花枪枪身弯了个圈,直向他脸上弯来,陆云武功看似杂乱,可是最为让人头痛的就是他的花枪枪身是软的,根本无法以常理来想像飞来的位置。这人一看明闪闪的枪头向脸上刺来,大叫一声,极力后仰,却还是未能躲过,花枪在这人脸上刺了一枪,立时血流如注,张横陈宝义那里会放过这个机会,双剑齐出,两剑穿胸而过,这灰衣人顿时死于双剑之下。

    这汉子一死,另外两人心头大震,心中一慌,出招便不能那么自如了,长青道长连斩三剑,直取中路直进,彭七的五虎断门刀和李霸二人也抢攻一阵,将那使飞刀的汉子逼入墙角。而那边李九孙和马兴却更是骁勇,李九孙的链子枪招数变化多端,极为能防,他的武功比之郑轮高了何止一等,他一人便可胜了那汉子,更有马兴在旁相助,不过数个回合,那汉子一个躲闪不及,便给李九孙一枪刺过胸膛。

    那契丹人却是越战刀法越凌厉,他的刀法自成一体,刀沉力猛,和中原各派刀路全都不同,好在秦浩使的铁伞虽然攻击不强,可是防御极佳,胡保泰也是只求无过不求有功,一把单刀使的也是风雨不透,勉强可支持下去。

    呯的一记闷响,长青道长和彭七二人抢上前去,将那汉子斩于刀剑下,此时场上只有那契丹人和胡秦二人战的正狠,施天行提了长剑想去相助,赵连玉伸手拉住他道:“施兄,正主要紧。”他回头对莫飞烟喝道:“莫师妹,杀了他!”莫飞烟一直默默的跟在他后面,谁也没有看到过她这样一个娇小瘦弱的小姑娘露出过武功,赵连玉却似乎却她颇为自信。

    莫飞烟慢慢抽出了她手中一直握着的一把弯刀,那弯刀只有一尺七寸,极薄的刀身配上那弯的如同弯月一样的线条,刀柄是同纯银打造,上面的花纹看上去极为古朴典雅,鲜红的刀衣便如鲜血染上一样。而此时那契丹人大喝一声,九环大刀飞起一片刀影,胡保泰连封七刀,单刀震的几乎脱手飞出,秦浩的铁伞却在这风雨一样的刀光下,软铁所制的伞篷竟给斩了几个大洞,契丹人长刀直入,要立时取了秦浩性命。

    忽然一条青影真如一缕青烟,直扑向那契丹人,契丹人的刀光直冲,青衣少女莫飞烟也是迎头直冲,契丹人刀长力猛,自是占便宜的多,陈宝义张横等人心中都是一凉,不忍再看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电闪火石之间,莫飞烟的银刀竟没有和那滚团一样的九环大刀相撞,她似乎在刀光之隙如一片飘叶一样穿了过去,身法之快之奇,别说秦浩陈宝义马兴了,便是施天行彭七等久历江湖,也从未见过。那契丹人心中的惊骇程度,更是无法相象,他久经战阵,明明看到一条人影冲了过来,刀刀斩去却未曾斩到一个衣角这种状况从来没有过,眼前似乎一道白光飞来,他脑子来不及去想,本能的向后撤步,莫飞烟的银刀如影而至,契丹人闷叫一声,鲜血飞出,也是这契丹人武功非同寻常在间不容发之际后退半步,银刀只是斩落了他左手半个手掌,没有把他的左臂斩下来。

    莫飞烟拧身回刀,再袭契丹人,那契丹人早已经被刚才的一刀攻的胆寒,加之手上剧痛难忍,于是转身便逃,莫飞烟身形一闪,便追到他脑后,一刀斩落,眼见这契丹人便要人头落地,然后她觉得如同撞上一面墙一般,一股大力迎面而来,却是吴山勇迎了上来,拍出三掌劈空掌力,莫飞烟身法虽快,可是却无法穿过这道气墙,她自也不敢硬接,一个转身跳出一丈开外。

    吴山勇负手站在当场,对那契丹人道:“韩兄弟快进去,看老哥给你报仇。。。。”那契丹人忍痛右手捡起地上的半个手掌,恨恨的看了莫飞烟一眼,直向后院走了进去。吴山勇气若山岳,看了众人一眼,道:“一起上吧。”全然没把这些人放在眼中,杜纤纤倚在墙角,紧紧捏了手指,不知为何,竟然有了一丝担心,也许这四年来,吴山勇对她百般呵护,莫有不从,让她有了那么一点依赖,尽管她心中认为一直都是痛恨这个人,恨他拆散了他们,一直盼望情郎可是早日来接她,早日杀了这个恶魔,可是真的两人要决战之时,她反而开始有些担心了。她现在多么希望吴山勇可以忽然抽身而去,或者赵连玉会放过他,可是她明知这是不可能的。这两人眼中只有仇恨,谁会在意她的心愿呢?

    陈宝义站的离吴山勇最近,他一咬牙,挻剑直刺,他知道吴山勇武功高强,所以一出手便用上祁连派中轻易不露的“雪封祁连二十四剑”,吴山勇冷笑一声,伸手如钩,竟向他宝剑抓来,陈宝义心道:“你还能抓剑锋不成?”他手腕急动,舞出一团剑花,好让吴山勇无法抓他长剑,左则的李霸看他出手,飞出一流星赶月,从左则助攻。

    吴山勇果然不敢再抓陈宝义长剑,他身形一转,避过他的长剑,却伸手抓到了李霸的流星锤一端,李霸怎么也没想过如此沉重迅速的流星锤竟然让他如此容易抓到,他不及细想,全力回夺,吴山勇用手一掷,那流星锤急速撞来,李霸躲闪不及,正中胸口,这一锤之力甚大,李霸虽勇,可是终是血肉之身,当即倒地口吐鲜血而亡。

    陈宝义惊诧这时,吴山勇忽的欺到身前,陈宝义大惊回剑,吴山勇不知怎么竟绕到他身后,一手抓他腰间一手抓脖子把他倒提了起来,陈宝义给他拿住腰间穴道,竟然无法挣扎,张横李九孙彭七奋力向前想救下陈宝义,吴山勇拿陈宝义的身体当兵器,却迎三人刀枪,三人怕伤了陈宝义连忙跳开,吴山勇右臂一转,将陈宝义迎头撞向身边柱子,陈宝义立时脑袋开花,鲜血直溅。张横大叫一声,疯了似的扑向吴山勇,吴山勇将陈宝义尸身向他掷去,二人撞成一起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这两个照面兔起鹤落,只在转念之间,二位高手便已死在当场,施天行一咬牙,长剑如虹,一招“月晖耀天”直取吴山勇,这套“溶月剑法”是苍南剑法的精华所在,自出道以来施天行从没有一出手便是这套剑法。

    吴山勇捡起灰衣人使用的一把长剑,连接封了三剑,赞道:“好剑法!”施天行低喝一声,将溶月剑法使到绝处,一时剑影大起,他手中只有一柄剑,可是好似他生了数十只手同时使用数十把长剑进攻一般,陆云和李九孙向来不服他,可是看到这套剑法使出,二人均想:我不如他。

    吴山勇竟给他一时逼退了一步,可是也不过只是退了一小步,跟着长身而起,便如大鸟一般在施天行头顶盘旋一下,直落下来长剑直击,直刺施天行脑袋,这一招看似无奇,可是身法时机内力剑法却要完美配合才能做到,施天行硬封他这一剑,吴山勇落地之时钩脚反踢,施天行无法躲避,只好运气硬受他这一脚,正中前胸,施天行退了三步,强提一口气方才站稳,这一脚虽然可以承受的了,可是也给踢的气血阴涌,眼花耳热。

歪歪小说网文字首发,本站域名www.yyReader.com,注册会员免费下载TXT文字小说
(快捷键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