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游之霜落江湖 第一卷 江湖霜痕 第三百零三章 赢了天下却输给她(下)


歪歪小说网www.yyreader.com会员上传发布 网游之霜落江湖最新章节,版权属于作者:百日蓝

本站无弹窗广告 ,域名:yyreader.com ,百度搜索:歪歪小说网 ,请多来歪歪看书,【Ctrl+D】 保存书签。


    第三百零三章 赢了天下却输给她下

    叶霜手持木剑,和梅尚相对而立,两人几乎同时动了,分别朝对方攻出一剑。虽然手中的是木剑,但是叶霜这一剑却带着大气磅礴的味道,甚至比玄铁重剑施展起来更有神韵,更有味道。

    梅尚对叶霜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,在叶霜攻来的一刹那,他的独孤九剑也同时攻向了叶霜,他的剑法已经脱离了招式的桎楛,每一剑仿佛都是随心而出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叶霜的剑法完全随心所yù,但是却还没有到无剑胜有剑的境界,不过却可以说是无招胜有招,他的剑法可以说是诸多上乘剑法糅合而成,又经过玄铁重剑的锤炼,这些年他又参悟夺命十三剑,对剑法的领悟早就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也不得不承认,独孤九剑乃是一mén绝顶的剑法,梅尚不像他修炼诸多绝学,他单修一mén独孤九剑,着实已经把这mén剑法修炼到了巅峰的境界,叶霜想要在剑法上胜过他,短时间内的确是很难。

    现在也的确不是比试剑法的好时机,他的木剑中的气势陡然间凌厉了起来,强横的剑意直指梅尚。剑意的比拼极为凶险,并且来不得半点虚假,既然在剑法上短时间难分胜负,叶霜便想要依仗他自己强横的剑意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梅尚的反应也极快,在叶霜的剑意攻来之时,他的宝剑之上也jīshè出强大的剑意,并且这股剑意带着破除一切的特xìng,两种剑意很快便jiāo锋在一起。但是这一次却是叶霜占了上风,剑意和一个人的jīng气神是有很大关系的,两人虽然境界相差不大,但是在内力以及jīng神力方面,梅尚比叶霜却差远了。即便是他的独孤九剑的剑意能破除叶霜的部分剑意,却在叶霜比他强得多的剑意下,还是溃败了下来。

    木剑以比之前慢得多的速度,搭上了梅尚的宝剑,随后两柄剑却几乎同时碎裂,叶霜的木剑化为了漫天的碎木屑,梅尚的宝剑在碎裂的同时,他的眉心却多了一道剑痕,整个人仿佛一下子丢掉了大半的jīng气神,眼中的神采逐渐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解决掉梅尚,叶霜脸上也有些疲倦,但是他只是喘了几口气,观察了一下现在的形势,便再次闪动身形,朝着九大mén派众多的高手追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首先盯上的是武当派的掌mén冲和,冲和在叶霜追来时,便意识到今天绝难逃脱,当机立断道:“分开逃,叶霜的目标是我,我肯定逃不掉,你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武当派的众多高手悲壮的看着冲和,只是现在任何的言辞和耽搁都是在减少自己的生机,在冲和声sè俱厉的呵斥下,武当派的人快速的朝着远方逃去。

    杀到跟前时,叶霜看到冲和施展出的太极拳,不由轻笑着摇了摇头,他也参悟太极拳数年了,虽然可能没有冲和的经验老道,但是认识却绝不在他之下,杀他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随后,叶霜看到了少林寺的空明,在叶霜赶到他跟前时,他施展袈裟伏魔功抵挡,只是叶霜右手竖起,以手刀在他的袈裟上一划,他的袈裟顿时“撕拉”一声裂开了,随后叶霜一掌结束了这个少林神僧的xìng命。

    叶霜在杀了几个大派的绝顶高手之后,却没有发现他想找的瑶影等人,瑶影绝对是他最想杀的人之一,只是等他杀了梅尚等人,再来找时,却没有发现瑶影的踪迹,显然她早已逃脱了。

    并且,之前叶霜大杀四方,那些绝顶高手一个个都不傻,除了空明冲和等人,有mén派的拖累,即便是想走,却也不能走,其他高手见势不妙,早已逃掉了,比如全真教的于志声。

    至于叶霜一直在警惕和防备的慈航静斋老贼尼,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,这也成了叶霜心中的一根刺,不解决了这个老贼尼,叶霜始终心里难安。

    这一战,天山之下十几里都是血流成河,九大mén派和江湖中的独行侠均损失惨重。也幸好是天下会的人手不足,没法继续追杀,之后在叶霜的命令之下,撤回了天山。

    当叶霜返回天山之时,却发现神sè黯然的看着地上满身血迹的寒霜,叶霜的心中不由一突,急忙走到跟前,道:“无终,寒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曲无终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寒霜让我告诉你,他无颜面对你以及天下会,在大战之后,他一心求死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寒霜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气息,叶霜自然能感应的出来,良久,叶霜叹了口气道:“都是我害了寒霜,当初的九个师兄弟,如今活着的居然不足半数!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叶霜你也不要太难过了,天下会还有诸多的事情等着你处理呢!”曲无终安慰叶霜道。

    叶霜默默地点了点头,收起内心的伤感,开始帮天霜堂的这些高手解除生死符,这些高手叶霜大多都认识,毕竟他在天霜堂多年,这些人在叶霜回归后,也奋力厮杀,要洗刷之前的耻辱,叶霜也没有再怪罪他们。

    天下会一战,千头万绪的事情等着叶霜处理,在这样的情况下,叶霜还是先召集了如今天下会的高层,流云、晨风等人都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见人来的差不多了,叶霜首先宣布道:“自今日起,慕容枭便是天霜堂的堂主,我传你天霜拳。”

    慕容枭神sè一喜,慷慨jī昂的抱拳道:“定不会辜负帮主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流云等人相互看了眼,都沉默了起来,以如今叶霜的强势,他们已经没有反对的资本了。况且这些年慕容枭都消失不见,显然是跟随在叶霜的身边,成了他的心腹,并且如今慕容枭的嫁衣神功也到了极高的境界,配合降龙十八掌,宗师中也少有人敌,天霜拳更多的是象征着天霜堂堂主的身份,对于慕容枭的作用并不大了。

    随后,叶霜再次下命令道:“祝红衣,你亲自带人赶去光明顶,这次绝对不能让明教再次缩回密道中,必须要一举铲除。”

    “流云,你带人前去灭了灵鹫宫。”

    “晨风,你继续前去西域和中原的关口,拦住九大mén派返回中原的路,尽可能拖延他们返回的速度。

    慕容枭,你带着天霜堂以及暗堂的高手,在西域范围内继续追杀九大mén派那些人,等到西域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,我会亲自带人出兵中原,完成师父的遗愿,一统江湖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叶霜的命令,齐声应道“是!”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,江湖中彻底的沸腾了,九大mén派一败涂地,天下会在叶霜回来后,重振声威,明教和灵鹫宫先后被灭,西域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,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中人死在天下会的手中。

    晨风带人堵住了西域通往中原的关口,除了逃得快了先一步跑掉了,大部分的中原高手还是被堵住了,不得不绕路,在茫茫大山中觅路返回中原。

    只是消息却早已传回了中原,各大mén派各大势力彻底的坐不住了,天下会多了两个天境高手,叶霜和祝红衣,而能和他们对抗的,只剩下慈航静斋的老贼尼这一个天境高手了,所以各大势力的人纷纷前往终南山,求见老贼尼,希望她能够出面主持大局,共抗天下会,只是他们全部都没能见到老贼尼的面。

    “师父,如今各大mén派的人都在终南山上徘徊,想要见您一面,您为何避而不见呢?”瑶影的神情颇为急切,并且míhuò不解的看着静坐在蒲团之上的老贼尼。

    老贼尼却是相当的平静,念完一段经文,才开口道:“瑶影,非是为师不肯见,而是即便见了,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无济于事呢?”瑶影疾步走到老贼尼的眼前,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出面,少林武当他们都得听您的,由您主持大局,召集天下英雄,共抗天下会呀!”

    “共抗天下会?”老贼尼轻笑了一声,道:“前提是要有人能挡得住叶霜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以师父你的剑法,还挡不住叶霜吗?”瑶影神sè一变,难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老贼尼摇了摇头,这却让瑶影脸上再无一丝血sè。

    “为师当年被夺命十五剑所伤,伤了根本元气,死气入体,生机流逝,为师本身寿元就不多了,伤势到现在还没能恢复。”老贼尼娓娓叙道:“天山之战时,为师也在远处遥遥观看,叶霜不仅在功力上胜了为师半筹,剑法上也不逊sè为师多少,即便是加上为师,也没有多少胜算。何况还有一个拿着天魔琴,会天龙八音的魔mén妖nv!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任由天下会一统江湖?”瑶影有些失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还有一个办法。”老贼尼的话给了瑶影一丝希望,她急忙问道:“师父,到底是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老贼尼双眸摄人的看着瑶影,半响才说道:“这个办法,还需要你来做,为师已经把前面的完成了大半。 ”

    叶霜不想给中原各大势力多少时间来布置,在天山的事情处理了个大概后,快速的把西域的各种隐患都清除,他带领天下会的势力正式再次进军中原。

    西域的势力,除了密宗,几乎被天下会一扫而空,叶霜再次出西域,进军中原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封山刚结束没多久的全真教。

    说来全真教也是倒霉,封山十年,刚结束没多久,这次天山大战,全真教也只是派出了于志声代表了一下罢了,却又撞上天下会出西域,但是叶霜这次却不打算放过全真教了,他亲自赶到了终南山下。

    全真教新的掌教是老一辈全真七子之一,在叶霜的强势之下,全真教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,不得不屈服在天下会之下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发动所有人手,给我搜遍终南山,一定要找到帝踏峰慈航静斋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叶霜对天下会、全真教以及整个终南山附近的所有势力,发布了这个命令,一定要找出慈航静斋的所在,除去这个江湖中的毒瘤。

    叶霜一声令下,整个终南山上下jī飞狗跳,遍布人影,他们几乎是拉网式的,把终南山一处处都搜索了个遍,任何可疑的地方都不放过,如今天下会高手众多,没有不能探明的地方,即便是慈航静斋周围有阵法,也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。

    在叶霜下令搜山的第五天,一个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消息传来,慈航静斋的老贼尼带着瑶影求见他,而带她们所来的,正是流云。

    当天下会的很多高手随叶霜出来时,正好看到瑶影搀扶着老贼尼,一路向这里走来,而流云则是护在她们身边。

    “贫尼见过叶帮主。”到了跟前,老贼尼主动向叶霜见礼。

    只是,叶霜却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一眼便能看出老贼尼功力全失,气息极其微弱,活不了多久了。反而是扶着她的瑶影,气势大涨,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,叶霜略一思索便能明白,老贼尼肯定是把自己的毕生功力传给了瑶影。

    叶霜皱眉没有说话,老贼尼自己接着说道:“贫尼命不久矣,临终前来见叶帮主,实乃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何事?”叶霜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帮主一统江湖的大势无可阻挡,贫尼心中也清楚,只是希望叶帮主少造杀孽,为江湖留下更多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看到叶霜的脸上有不耐的神sè,老贼尼制住了话,转而说道:“慈航静斋本就没有几个人,叶帮主就是找到了帝踏峰,也根本没用。贫尼唯一放心不下的,便是我这徒儿瑶影,慈航静斋和叶帮主多有误会,如今我想把瑶影许配给流云堂主,还望叶帮主答应。”

    老贼尼的话顿时让叶霜一愣,瑶影自始至终低头神sè悲戚地扶着老贼尼,反倒是流云,在老贼尼的话音一落,当即上前,对叶霜道:“叶霜,此事你一定要答应。我这些年都没有求过你什么事,看在师兄弟一场的份儿上,你就答应了吧。如今前辈行将就木,对我天下会再无威胁,而瑶影嫁给我之后,也是我天下会的人了,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热切的流云,叶霜心中颇为为难,流云说的不无道理,老贼尼已经不足为虑,虽然叶霜也知道,瑶影嫁给流云,这是属于“打入敌人的内部”,但有自己坐镇,瑶影也翻不出什么大的luàn子,况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拒绝的话,流云的面子往哪儿放?寒霜已经死了,叶霜不想再和流云晨风两人产生罅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霜便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叶帮主。”老贼尼笑着点了点头,随后身体一震,在叶霜面前自绝而死!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瑶影立刻哭泣着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亲眼看着老贼尼死去,叶霜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,带人离开后,便收回了搜索终南山的命令。

    当老贼尼身死,瑶影嫁给流云的消息传出江湖时,几乎所有大mén派都失去了对抗天下会的信心。

    而叶霜此时则是让天下会兵分三路,一如当初雄主所做的,流云带人北上进攻华山五岳剑派,晨风带神风堂进入蜀中,慕容枭带天霜堂去江南。祝红衣则是前去收服魔mén两道六派的势力,彻底的要一统魔mén。

    叶霜坐镇长安附近,没多久便收到了消息,华山派的梅傲寒以及峨嵋派的江钰都前来求见他。

    “叶霜,望你看在昔日的情分上,放华山派一马,华山派日后唯天下会马首是瞻。”梅傲寒不得不低下头,向叶霜求情。

    “叶帮主,峨嵋派之前完全是因为那帮叛徒得势,杀回峨眉,不得已才背叛天下会。”江钰也不得不陪着笑脸,向叶霜道:“不过您放心,如今那帮叛徒都已经被杀了,日后峨嵋派对天下会绝无二心。”

    对于两人的来意,叶霜心中无比清楚,形势比人强,对于他们的做法,叶霜也极为理解。

    半响后,就在他们俩以为叶霜一定要铲除两派时,叶霜轻叹口气,道:“你们多虑了,虽然我要完成我师父雄主的遗愿,一统江湖,但却不是要灭了所有的mén派。”

    叶霜此话一出,两人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江湖之所以是江湖,就是因为有诸多的mén派,诸多的武功绝学,如果这些全部都集中在天下会,全部都集中到我的手中,这还是江湖吗?”叶霜仿佛是在问自己,又仿佛在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你们华山派峨嵋派,还是少林武当,只要臣服于我天下会,不会做出不利于我天下会之事,都可以保全,传承不会断绝。甚至那些被灭的mén派,我会让人重建,被我得到的独mén绝学,我也都会传下去,只有百huā齐放,天才高手辈出,诸多绝学闪耀,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江湖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是叶霜的心声,在天下会这些年引起的连番江湖厮杀中,江湖中真正人才凋零,诸多武功失传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叶霜的话,为天下会的行动定下了基调,而江湖中的诸多mén派,甚至少林武当听到之后,都没有了拼死抵抗到底的决心。即便是他们死战到底,天下会过后还是会重建,他们只是枉死罢了,况且叶霜的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不到一年的时间,天下会在叶霜手上完成了前所未有的霸业,真正的一统江湖。

    随后江湖便开始了休养生息,叶霜也回到了天山。

    这天,叶霜正在陪曲无终散步时,一个shìnv前来禀报道:“帮主,流云堂主送了一封信,说是终南山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终南山?”叶霜有些疑huò的接过这封信,打开一看,神sè不由一变,脸上带着惊喜和复杂。

    曲无终见状,好奇的问道:“叶霜,是何事让你这么失态?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叶霜还是把信jiāo给曲无终,道:“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曲无终拿过信一看,也是神sè一变,随后强颜欢笑道:“古墓派重见天日,零落姐姐让你前去古墓一叙,归还玄铁重剑,你是不是打算立刻动身?”

    叶霜时刻注意着曲无终的神sè,自然察觉到她的异样,见此不由笑道:“当年我确实说过,当玄铁重剑对我无用时,自然会归还古墓。多年未见零落,我也的确是想走一趟。不过,这还是要问你这个天山nv主人的意见!”

    原本听着叶霜的话,心越来越沉的曲无终,听到最后一句话,心情顿时好转了起来,叶霜还是把她放在心上的,没有不顾她的感受,皱眉略一思索,曲无终大度的说道:“我也多年未见零落姐姐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古墓吧!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。”叶霜怎么能反对,自然是顺着曲无终的心意。

    两人此行并没有声张,而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行礼,没有带其他人,去见零落,叶霜并不想闹得整个江湖都知道,曲无终也不希望此事尽人皆知,对她这个天山nv主人造成什么影响。所以两人悄悄的前往终南山活死人墓,见零落。

    古墓派自从当年被天下会bī迫,不得不放下断龙石保全自己,这么多年来,一直没有任何消息,也许是有消息,其他人不知道,直到此时江湖彻底平静了下来,才重出江湖。

    叶霜和曲无终在古墓派的入口,断龙石处,见到了一直在这里等待的零落。

    “零落!”叶霜轻轻的呼唤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再见零落,她和十几年前没有太大的变化,也许是困居古墓,心中没有什么牵绊,整个人看上去更单纯了一些,当她见到叶霜时,除了眼神中有些jī动外,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,尤其是在曲无终也在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叶霜。”她也轻轻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三人之间的这次会面,多少有些尴尬,多年未见,叶霜和零落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或者说是从哪里说起,如果不是曲无终在一旁调节了下气氛,或许叶霜会一直追忆下去。

    问候寒暄了数句之后,零落,低头轻声道:“叶霜、无终,既然来到了这里,不妨进古墓去看下吧,你们都还没有进入过大名鼎鼎的活死人墓吧!”

    曲无终当即笑道:“是啊,久闻古墓的大名,始终没能进里面看下,我也想知道零落姐姐这些年是怎么在里面生活的呢!”

    零落一直低着头,半响才说道:“断龙石这处是打不开的,我带你们走另一条密道吧,这是古墓唯一相通的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零落带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叶霜感应到零落的情绪有很强的bō动,气息也不稳,但他只是以为这是多年后再次相见,以及曲无终的原因,此时曲无终在侧,他也没有多想,便随着零落前去古墓,他对古墓也颇为好奇。

    等到零落打开一个机关,lù出一条密道,当先走向了里面,叶霜和曲无终两人也没有多犹豫,便跟随她进入了里面。

    盏茶的功夫后,一个nv子出现在了这个密道入口处,快速的转动了一个机关,随后密道中响起了轰隆隆的闷响声,这条密道彻底的坍塌封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叶霜,纵然你天下无敌,也想不到会输在零落身上吧?师父以自己的xìng命布下的局,你果然入彀了,你们三人这辈子就永远困死在古墓吧。”

    略显疯狂的笑声后,瑶影的神sè逐渐平静了下来,喃喃自语道:“叶霜彻底的消失,只要我彻底炼化了师父传给我的功力,突破天境,能杀了祝红衣那个贱nv人,把流云扶上帮主之位,雄主,叶霜,你们辛辛苦苦打下的霸业,最后还不是成全我慈航静斋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若干年后!

    古墓断龙石外站着一个人影,而他的周围则是围了诸多的高手,对他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慕容枭,今***chā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“风云两位前辈,西mén饮前辈,还有我们众多高手,你还是束手待毙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天下会的余孽,叶霜的忠实走狗,一定要彻底的除去,从此江湖少一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慕容枭看着周围这些人,嗤笑道:“每年我来古墓,都会遇到你们这些狗皮膏yào,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,还不是贪图当年天下会的宝藏秘籍。即便是你们齐上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听到慕容枭的话,其中一人站了出来,道:“慕容枭,当年叶霜消失后,只有你知道天下会的宝藏秘籍所在,你修炼了叶霜的诸多绝学,无惧我们,但是今***还是在劫难逃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就这么自信?”慕容枭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人,对他们hún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这里!”远处响起一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慕容枭转头看去时,神sè不由一变,忍不住脱口道:“小李飞刀李源岐。”

    李源岐神sè平静的走了过来,看着慕容枭道:“不错,正是我。叶霜失踪多年,我苦修飞刀至今,找不到他,听说你也修炼了灵犀一指,我想看下你能不能接住我的飞刀。”

    慕容枭神sè顿时凝重了起来,无论何时何人,面对小李飞刀都不可能轻松的起来,空气中的气氛逐渐凝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地间突然响起了轰隆隆的闷响声。

    全神贯注的慕容枭看到,不管是正要和他对决的李源岐,还是周围的其他人,全部都瞪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身后。不知道自己的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看到李源岐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自己手中的飞刀之上,慕容枭才分出部分心神匆忙扭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自己也目瞪口呆!

    只见,***古墓派入口的,数万斤重的断龙石,此时被一个人单臂举起,而那个人的面容是那么的熟悉,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nv人。

    “帮主!”

    慕容枭完全顾不得身后的小李飞刀了,大吼一声,朝着叶霜跑去。

    叶霜单臂支撑着数万斤重的断龙石,看着眼前的情景,不由笑道:“还tǐng热闹的,难不成你们知道我今日出来,在这里迎接我的?”

    叶霜笑着说话的同时,曲无终和零落从容自古墓中走出,随后叶霜猛地放下断龙石,一阵地动山摇中,古墓的入口再次被断龙石封死。

    “叶霜!”

    “是叶霜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叶霜!”

    “他从古墓***来了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瞬间炸开了窝,李源岐西mén饮等认识叶霜的,也全部都神sè大变。

    慕容枭使出全部功力朝叶霜的身边赶去,只是他还没到跟前,便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,与此同时,原本晴空一片的断龙石前,天空开始yīn沉了下来,等慕容枭到了叶霜的身前时,断龙石前的天空地面,以ròu眼可见地形成雪huā白霜,气温急剧下降,原本是郎朗夏日,但是此刻却飘起了雪huā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人再次睁大了眼睛,就连慕容枭也不敢再接近叶霜,愣愣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咯咯,叶霜,你瞧,多年不见,慕容枭一见面都被你吓呆了。”曲无终在后面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慕容枭才回过神来,大礼参拜叶霜和曲无终,道:“见过,帮主,帮主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起来吧。”叶霜笑道:“能一出来便见到一个故人,也算是不错了,你也踏入天境了,不知道天下会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帮主,天下会早已烟消云散多时了。”慕容枭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叶霜愣了下,不过随后他便笑了起来,道:“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,哪儿有长盛不衰的,这才是江湖!”

    叶霜和慕容枭刚聊了几句,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,李源岐先开口道:“叶帮主,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你,我终于可以再次试下自己的飞刀了。”

    叶霜转头淡淡的看了眼李源岐,道:“小李飞刀,对我依然没有丝毫威胁。”

    叶霜如此大的口气,顿时让周围其他人都不怎么服气了,很多人都只是听闻叶霜的传说,却并没有经历过叶霜叱咤江湖的岁月,在他们眼中,李源岐那是天下绝顶高手之一,还没有人敢这么无视小李飞刀呢!

    李源岐倒是对叶霜的话没有太多的愤怒,他可是深知叶霜的厉害,当年两人jiāo手多次,他可大多数时候都被叶霜压制,最后更完全不是叶霜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威胁,你先接我的飞刀吧!”李源岐冷静的说着,扬了下手中的飞刀。

    叶霜看了眼,平静的点了点头,道:“我站在这里不动,看你能不能伤到我。”

    叶霜如此挑衅,让李源岐心中都不可自已的升起了一丝愤怒之意,小李飞刀以完全不可捕捉的痕迹飞向了叶霜。

    只是,当飞刀靠近叶霜时,却完全现出了身影,并且离叶霜越近,速度却越慢,直到后来,飞刀的身形完全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在飞刀到叶霜身前一尺时,叶霜对着飞刀吹了一口气,一阵寒风吹过,这把普通的飞刀却被极致的寒气冻得,在前行中一点点化为齑粉,还没到叶霜的喉咙处,便彻底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“下次,你还是换一把好点的飞刀吧。”叶霜轻笑着对李源岐说道。

    这**luǒ的无视,让李源岐脸sè一阵青一阵白,最后叹了口气,黯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叶霜给镇住了,但是却还是有人没有退却,西mén饮。

    身为西mén吹雪的传人,他有自己的骄傲,当年数次被叶霜击败,他相信那好似因为自己的吹雪剑发没有修炼到大成,如今自己剑法大成,吹雪剑法作为江湖中最巅峰的绝学之一,它不会输给任何人的。

    西mén饮踏上前,面对叶霜,“呛”的一声chōu出了自己的长剑,指向叶霜,其意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叶霜笑着对他点头示意,道:“我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叶霜的眼中陡然shè出两道尺余长的神光,同时他的眸子中也有两道剑影闪烁,西mén饮在对上叶霜的双眼的刹那,整个人彻底的呆住了,他的双眼中闪烁着挣扎,以及眸子深处的坚定。但这一切都没用,他的防线还是被叶霜一点点的突破。

    最终,西mén饮的脸上猛地变得煞白,无一丝血sè,整个人朝后“蹬蹬”退了三步,半响才回过神来,神sè萎靡地抱拳道:“多谢手下留情,无剑胜有剑,我不如!”

    说罢,西mén饮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此时,风云传人互望一眼,齐声喊道:“摩诃无量。”

    两人施展摩诃无量朝着叶霜攻来,还没到跟前,叶霜凌空拍出了一掌,这一掌极为普通,看不出任何玄奥之处,只是带着极致的寒意,但就是这一掌却击散了风云传人的摩诃无量,强行分开了两人,破除了摩诃无量。

    风云传人两人跌落在地上,叶霜抬手一招,雪饮刀便飞到了他的手中,叶霜轻轻的抚mō着,道:“雪饮刀我收下了,你们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曲无终笑看叶霜的痴mí,道:“你想了雪饮刀这么多年,终于拿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叶霜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击败了江湖中几大久负盛名的绝顶高手,其他人哪儿敢多停留,顿时一哄而散,同时把这个消息最快的传到江湖中。

    “流云晨风祝红衣可好,如今天山之上是何情景?”叶霜还是问起了天下会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帮主当年失踪后,天下会便分裂了,瑶影支持流云登上帮主之位,但是我和晨风都反对,想要等帮主的归来,,祝红衣姑娘在久等帮主未果后,便脱离了天下会,自此天下会便彻底的分裂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枭开始诉说当年的事情:“后来瑶影突破到天境,和祝红衣姑娘各自撑起了江湖中的半边天,此时江湖中还算平静。只是随后血云出现了,并且他一出现就是天境高手,并且他进入战神殿的消息也传了出来,也拉开了江湖***的序幕,他自己招纳人手,和我天下会大战了起来。此时天下会人心不齐,又有人相继突破到天境,形势便更luàn了,后来战神殿被人发现,为了进入战神殿,突破到天境,江湖中一场血战,也就是那一战,天下会彻底的名存实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云后来曾带人杀上天山,流云堂主被他所杀,自那时起,天下会便烟消云散了,只是他也没有在天山之上驻留,晨风堂主带一部分神风堂的人和移huā宫的huā尽美联合在了一起,如今天山之上却是一片荒芜。”

    “流云死了?”叶霜问道。

    “流云堂主被血云所杀,而他手中的势力,则都落入了瑶影的手中。”慕容枭继续说道:“帮主一定要小心血云,传闻他已经领悟了夺命十五剑,是彻底的领悟,而不是像老帮主当年那样,并且他也学到了战神图录,现在江湖上一致认为他是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高手?”叶霜轻笑了起来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慕容枭却还是不放心的问道:“请恕属下多嘴,不知帮主的武功到了什么境界,为何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寒气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把寒yùchuáng中的所有寒气都吸取了,让寒yùchuáng变成齑粉,你体内的寒气也不会比他差多少。”零落语气中带着不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零落,好了,都被你唠叨这么长时间了。”叶霜笑着对慕容枭道:“我吸取了寒yùchuáng的所有寒气,龙象般若功被我修炼到了第十一层的巅峰,只是迟迟不能突破,并且像你看到的这样,寒气开始不受控制,有把我冻成冰块的趋势,所以才不得不出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第十一层巅峰?”慕容枭张大了嘴,半响无语道:“这可是从来没有人修炼成功过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慕容枭的样子,叶霜不由道:“好了,你去在江湖中给我传话,三个月后,我在天山宴请当年的故人以及如今江湖上所有的天境高手。”

    仅仅这一句话,慕容枭浑身的气血便jīdàng了起来,仿佛再次找回了昔年天下会横扫江湖时的豪情,大声道: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等慕容枭离开后,曲无终才叹口气道:“你刚一出来就不安份。”

    叶霜淡淡一笑道:“当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,我这一传言江湖,血云肯定会到的,也省得我去找他了。”

    两nv都无言的点了点头,零落接着道:“那我们现在就去凌云窟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先去找火麒麟,我体内的至寒之气,只有麒麟血才能中和。”叶霜道:“天生万物,一yīn一阳,yīn阳调和,我体内的寒气已经到了极致,必须要以至阳至热的麒麟血才能调和,龙象般若功也才能突破到第十二层。”

    三人没有在路上huā太多的时间,便来到了凌云窟,而叶霜出现在麒麟dòng没多久,火麒麟便出现了。叶霜整个人完全是寒气的极致,这对于火麒麟来说,几乎是天敌一样的存在,它自然有感应。

    只是,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火麒麟,在面对叶霜时,却彻底失去了威风,叶霜一只手便能举起数万斤重的断龙石,火麒麟即便是天生神力,也不是叶霜的对手,尤其是叶霜体内的寒气,让他并不惧怕火麒麟的火焰和至热之力。

    叶霜把火麒麟打伤后,以雪饮刀在火麒麟身上划开了几道大大的伤口,任由麒麟血从上到下在他身上流淌,他整个人浴麒麟血!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运转着与太极拳中的心法,yīn阳调和再也没有比太极拳更合适的了。

    叶霜身上的寒意一点点的消失,身上痛苦与舒畅并存,一炷香的时间后,他浑身一震,低吼一声,抬手把火麒麟给仍在了一边,重重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龙象般若功第十二层,终于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叶霜高兴的伸出两手,其中一手散发着至寒之气,一手散发着至热之气,片刻后两只手同时散发着寒热之气,但是却极为协调,真正yīn阳调和,另一种形势和意义上的太极大成。

    叶霜重出江湖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江湖,尤其是他单臂举起断龙石,败小李飞刀等人的过程,更是在江湖中传得神乎其神。自从消息传出后,无数人开始前往天山,原本已经荒凉了许久的天山,再次热闹了起来,仿佛要恢复当年天下会还在时的盛况!

    三个月后,祝红衣和曲无终合奏了一曲笑傲江湖曲,自然也有很多人找叶霜切磋武功,不过一般人都被慕容枭等人给挡下了,叶霜一直等待的血云最后才出现。

    “叶霜,对了对付你的龙象般若功,我早就找到了麒麟臂,哈哈!”血云大笑着lù出了左臂,正是被麒麟血淋到的麒麟臂。

    叶霜听到此话,由衷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叶霜如此瞧不起自己特意展示的麒麟臂,血云立刻怒了,道:“先让你见识下战神图录和麒麟臂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当血云一拳攻来时,叶霜同样一拳朝他的拳头碰去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,血云的麒麟臂立刻扭曲成了诡异的角度,完全不成样子。叶霜没有趁机追杀血云,而是任由他退后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血云,我全身都浴麒麟血了,你的麒麟臂在我眼中不值一提,还是施展夺命十五剑吧。”叶霜嘲笑道。

    叶霜的话让血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片刻后道:“算你狠,我就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夺命十五剑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当号称“死亡之剑”的夺命十五剑出现时,万物凋零,天地肃杀,叶霜也不由神sè凝重了一些,但是他展开太极拳后,天地间yīn阳之力大盛,顿时冲散了这些死气。

    当夺命十五剑向叶霜攻来时,太极拳配合叶霜体内的至yīn至阳之力,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玄奥,夺命十五剑完全被消磨在太极拳yīn阳鱼之中,没有对叶霜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    当叶霜身形一动,一掌按在血云的头顶之时,他犹自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不过生死危机面前,他还是回过神来,急声道:“叶霜,不要杀我,我可以告诉你战神殿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练成龙象般若功第十二层,已经彻底天下无敌,还有修炼第十三层的必要吗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全书完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啊,终于结束了,写的有些仓促,不过总算是有了个还像样的结局,对大家有个jiāo代!

    有两件事:

    第一:看完这章时,没有订阅***第一章的书友,有能力的话订阅一下吧,也就是俗称的首订,给个首订;

    第二:订阅了大半的书友,个人书屋应该都有一张免费的评价票,这张评价票只能投给本书,本书都结束了,大家就把这张票给投了吧,别làng费了!

    最后,霜落到今天彻底的结束了,感谢大家陪伴本书走过这将近五个月的时间,期间有过各种低谷,各种坚持,感谢众多书友的支持,陪伴,走完了一段艰难的旅程!

    最后,说下新书,结束本书后,我需要休息几天,然后才开始准备关于新书的事情,大概会有一个月的时间吧,新书的消息到时候会通知大家的,谢谢!,如果您喜欢百日蓝写的《网游之霜落江湖》

歪歪小说网文字首发,本站域名www.yyReader.com,注册会员免费下载TXT文字小说
(快捷键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(快捷键→)